我们只留下了冬天雪地里的足迹

2019-07-14 05:50:18 来源: 沈阳信息港

那一年习惯了南方阴雨冬天的我,跟随家人举家迁往冬季大雪飞舞的北方。没见过雪的我一切都觉得那么新鲜,忘却了旅途的疲惫,尽情奔跑在银装素裹的田野、村庄。陪伴我的有熟悉的自行车还有陌生的狗。

北方的村庄在临近除夕时比南方的村庄热闹,邻里之间时常走动,喜欢安静的我独自窝在暖和的炕上温习功课。客厅里有些吵,我只听见母亲和人寒暄,出于礼节,母亲把我从炕上拖下待客。那是我和她的次见面,火红的小棉袄把双颊衬出一丝绯红,许是北方的寒冷所致,又或许是见着陌生人含羞,她是那么楚楚动人。当我和她双目交际时,我的内心深处泛起一阵阵的悸动。

她是邻居家的女儿,比我小两岁,那一年我十八岁。

过了些日子雪依旧很大,我们两家离得很近,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河的两边是一排我叫不上名字的树,因为树已经被大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我和她温习完功课总是会带上狗走在河边的雪地里,她还是那么含羞,但会和我讲很多,讲北方的冬天,也讲北方的夏天。更多的时候她会问我关于南方的事,从我这得到了很多南方的讯息后,她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向往。

除夕过完,我将辗转到另一个城市读书,她送我,汽车快开动时,她往我包里塞了一本日记,轻声对我说让我路上才准看。车窗外的她穿的还是初见时那件小红棉袄,只是脸颊更红,许是更加害羞,许是次送人日记。

我翻开日记,粉色的书页里透着淡淡迷人的香气,清秀的字迹里透着我们相识不长却似曾梦里相识的场景,也透着她初见我的悸动,透着含蓄的心动。日记的扉页里她告诉我:夏天的时候要回来,回到我们的村庄,回到我们漫步的河边,她会告诉我河边的树叫什么名字。

城市求学时我们互通信件,尽管都有手机,她说一张张信笺才能表达出彼此的思念。回到村庄时已经又是一个冬天,雪下得比上一个冬天更大,雪花大片大片往下飘落。她来接我,汽车还没靠站,远远我看见她的身影,红色的身影,还带着和我们一起玩耍嬉闹的狗。白茫茫中是那么亮眼,雪花落在身上也掩盖不住那一抹红。雪中我紧紧拥她入怀,许是思念太久,一切都很自然,矗立雪中也丝毫不觉得有冷意。

家庭聚会时我们会偷偷的在家长们中间眼神交流,那是一种青春、恋爱时的密码,我想只有恋人间才能读懂。我们会带上狗去河边漫步,狗是我们的玩伴,也是我们约会的借口。我们说着南方和北方的不同,诉说着彼此的未来,诉说着天长地久期许。我说我会带她去看看南方的冬天。我也会追着问她河边的树叫什么名字。她说夏天我回村庄时她会带我来看树的绿色。追逐着,雪地里留下一个一个足迹,雪里的足迹里是我们的青春。

我将回到南方,送行的车站,她哭得像个孩子,大人们问我,我什么都没说,因为只有我和她懂。我送给她一个水晶球,里面有王子也有公主还有大雪。水晶球里有我们的梦。当火车开动时,跟着火车慢跑移动的一抹红,我知道是她,许是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只看见了车窗外的一抹红。

南方阴雨的冬天里我怀念的是北方冬天的大雪,还有雪白里的一抹红,我一直不知道北方村庄那条小河边旁的那些树叫什么名字。也许它们叫----相思树

过了很多年以后的冬天,我回到了北方,回到了曾经的村庄。走在大雪纷飞的小河边,雪地里只留下我的足迹。我依然会去想想那一抹红,曾经的一抹红是我的初恋。

小睾丸症的病症主要有那些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