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妖妖 零一章 无可奈何

2019-09-25 20:28:39 来源: 沈阳信息港

桃之妖妖 零一章 无可奈何

“桃子姐姐,我恨你,你不管我和魔童了,你把坏人带进家里来,跑进魔童的身体里了,魔童会死的!魔童死了,我也就死了……”如意打够了,嗓子吼哑了,便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我,痴痴傻傻的说着话,我心里凉透,知道我闯下大祸了。

“如意,你听我解释。”我抱着她,她厌烦的推开我,用劲太大,将我推倒在地上,她的目光太吓人,我竟然害怕了。

她冷冷的看着我说道:“我不要你解释!我要告诉少主,有人欺负魔童……”

说完转身就走,我飞扑过去,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她又踢又打,还狠狠的咬了一口我的手背,顿时,鲜血长流。

“你听我说如意,姐姐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急忙解释,“如意,现在你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少主,不然他会担心,而且,其余的人也会杀了魔童的。”

她一脸惊恐:“他们会杀了魔童吗?”

“是,他们会杀了魔童。比起三界馆的安危存亡,魔童,以及我们四个人,都不足轻重。所以如意,我求求你不要冲动,现在我们一起商量好不好?”

如意渐渐安静下来,但是对我充满了防备,就连我手上滴落的鲜血她也毫不在意,以前这个时候,她早就扑上来吸光了。

突然发现如意长大了,尽管她的身子还是保持着小童的样子,但是她的心智已经在我毫不知情毫不留意的情况下,长成了一个大人。

她和魔童之间的感情,也绝不是我们所理解的那么浅薄。不仅仅是孩童一样的玩伴,还是陪伴,是相互喜欢,是一种习惯。所以,我理解她对我的怨恨,虽然心里会有芥蒂,但是她毕竟是个孩子啊。

台上的魔童已经完全不是魔童了,他疯狂的撕扯着大幕帷布,发泄着他的不满和愤怒。还不时的低吼着,叫我赶紧去通知人,将他抓起来。

他明知道我不敢,我不会,也永远做不到为了杀他而杀害魔童。

“燕无双,你们不是布下天罗地想要杀了我?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不动手?”他嘿嘿一笑,我心里浅浅的疼。

“我还是叫你秦牧。”我大胆的走过去,现在不能和他硬拼,他每做一下剧烈的动作,伤害的身体都是魔童的,他只不过有一个灵魂在魔童的身体里占据,魔童的身体如果出了问题,他可以重新找一个载体,但是我们就永远没有魔童了。

“秦牧,你还记得你一开始给我说的什么?你把自己描述得那么可怜,所以我才救了你,秦牧,你能不能从魔童的身体里出来,我们什么都好说,我可以保证将你安全的送出三界馆。”

他邪魅的一笑:“将我安全送出三界馆?我既然来了,我就不会走了!”

我在心里大骂他五百次,但是脸上却不好发作,强做笑容:“秦牧,你在三界馆里,怎么可以和叶九灵相守?还不如带她回去西部雪域,在那里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哈哈大笑,笑得差点呛了。

“你说那个九尾狐?叶九灵……对,好像是这个名字。那个风流放荡的女人,不知道身体里装了多少男人的脏东西,这种女人,只适合来玩玩,带回西部雪域?我是不是要成为一个的笑话?这种女人,只是适合玩玩,玩够了,就不用再理会,或者由她去,或者送给别的兄弟……”

他居然是和叶九灵闹着玩的!叶九灵却像找到真爱一样啊。

“在断念峰的人是你吗?”我问道,既然是闹着玩的,怎么会用一滴泪解开了叶九灵的封印?不是爱人的泪,是不会打开神的封印的。

“是我!”他倒是爽快的承认了,“当年我在断念峰做信使,偶尔一次的机会,见到了叶九灵,她在一滴泪型的封印里,超凡脱俗,清丽高雅,孤独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的想要去陪伴她。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我欣赏她的容貌和气质,然而,我并不知道泪滴型的封印需要泪水解开,更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臭名昭著的九尾狐叶九灵!我掉泪,只不过是觉得这么美貌的女人被封印,实在太可惜!”

“所以,你在知道她是谁之后,就躲避着她?她可是到处找你,误以为每一个男人都是你,连断念峰的人体符她都不放过……”

“错!我从来没有逃避过她!相反,我也在找她,不然,哪儿有昨夜的惊心动魄一战,哈哈哈哈……”

“卑鄙!秦牧,你真是一个卑鄙的人,师祖门下的几个弟子,就你卑鄙!”

他狂妄一笑:“我这也是负的表现!她心心念念的找我,我不能让她失望,也要让她尝尝我的味道,跟别的男人是不是不一样……不过,仅有这一次,不能再多,好东西只有一次……”

太恶心了!想不到西部狼人的首领,竟然是这等货色!若不是这个身体是魔童的,我恨不得就要抽死他。

“你既然不是为了叶九灵而来,你为了什么……”

“我当然是为了留在三界馆!”他笑道,“西部雪域每年都在融化,照现在的速度下去,不出五十年,我们西部狼人便会失去家园,到那个时候,再做打算已经来不及了!”

他不是为了紫莲吗?

他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不屑一笑:“紫莲算什么?我不稀罕那个东西,那不过是师祖的禅房里长出来的一朵由他的真气而成的莲花,也叫恶之莲,它怎么比得上师祖的元丹呢!我有师祖的元丹,还要恶之莲做什么?”

“是你杀害了师祖?”

他将头一甩,说道:“是!是我!”

“那你为什么要栽赃给莫之言?”

“因为他是师祖想要扶持的魔君!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在乎那些东西了,西部雪域会消失,魔族马上面临一千年一次的劫数,到时候不知道魔界会不会如妖界一样被封印……所以,我才懒得去抢魔界之君!”

这个意思是他要在魔童的身体里住一辈子?可他的声音,一开口就会暴露。而且,魔童的习惯和肢体语言,别人看不出来,莫之言会看不出来吗?

“怎么样?燕无双,你想好了没有,要不要带我回去,从此之后,我们四个人一起生活?”他低声说。

“好啦,我们回去吧,少主还在家等我们呢!今天这里没有歌舞,我们要不要去看一场剑舞大会?”

我吓呆了,这个声音,却完完全全是魔童的声音。

而且他这一次笑起来,跟魔童是一样的,歪着半张脸,充满了天真无邪的样子。

“魔童哥哥!”如意欢腾着跑过去,“魔童哥哥,你好啦!”

“如意,叫你的桃子姐姐带我们回去啊!”

如意立即就拉住了魔童的手,晃来晃去,魔童如从前一样,拉着如意蹦蹦跳跳起来。

两人在我的面前飞跑过去,经过了我身边,魔童飞速的转头过来,眼神充满了怒气和威胁的看了我几眼。

我挪不动脚步,不知道这一步跨出去,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走出大门,朱红色的大门在我的身后重重的关上,我手里紧紧捏着公子凌翊给我的信号弹,咬咬牙准备捏碎。

但是随之,魔童的身影在我的眼前晃动,他说的话在我耳边不停回响着。

“小妖!让我叫你姐姐?我的年龄说出来吓死你……”

“你手上是什么东西,咦!是糖果呀!”

……

我泪流满面,魔童,我一定会救你的。

跟着两个小孩一路走回去,我悲伤满怀,走到了莫之言的跟前竟然没有发现。

魔童紧紧牵着莫之言的衣服,嗲声嗲气的叫着少主,我心里害怕得紧,张了张口,几次都没有勇气说出来。

“以后不能到处乱跑了。”莫之言刮了刮他的鼻子,“看你满脸都是泥巴,干什么去了?”

如意害怕魔童又要挨训,急巴巴的牵着魔童就冲进了屋里。

外面依然人山人海,瀛雪的双眼炯炯有神,注意着来来往往的人。

当魔童和如意进屋之后,瀛雪突然停下了脚步,柳叶眉蹙到了一起。

紧接着,叶九灵也像鬼魅一样的出现了。

“凌翊哥哥……”瀛雪低声道,“我发现一件事情!”

凌翊赶紧走上去,瀛雪低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叶九灵像狗鼻子一样的到处乱嗅,突然间大声笑道:“那个气味又来啦!”

我紧张得手心冒汗,叶九灵一闪眼就进了屋,莫之言给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赶紧跟着叶九灵的脚步进去,屋里面如意和魔童正在摆开黑白子下棋。

“魔童哥哥,让我先下……不,你要让我三步。”

魔童大哥哥般的笑道:“好,老规矩!不过你不许耍赖,落棋之后不准反悔!”

“我不反悔

桃之妖妖  零一章 无可奈何

,但是魔童哥哥不许用绝招!”

叶九灵像一只老鹰一样在两个孩子的周围盘旋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两个孩子的一举一动。

“如意魔童,又在偷懒不练功了?”

丽江治疗盆腔炎方法
丽江治疗盆腔炎费用
丽江治疗盆腔炎医院
丽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丽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