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千一百四十六章幽暝大手印

2020-01-20 17:58:03 来源: 沈阳信息港

玄武裂天 千一百四十六章幽暝大手印

飘移中的凤一突然屈指一弹,带着惊雷之声,一束紫光奔电绽射,透过层层蝶影直接点击扇面之上,青衣人顿觉手腕一震,折扇险些脱手,连绵不绝的攻势顿时就像被截了流的河水,四下溃散开来。

春梦无边!青衣人扇面一沉,边缘上瞬间弹射出一排薄如蝉翼的锐利锋刃,飞旋着切向凤一的小腹部位,又是一招无耻之极的下着招式。

飘渺惊鸿!凤一何曾见过如此不堪入目的招式,脸庞也是一红,贝齿暗咬红唇,却是不再避让,纤臂一揚,手呈凤嘴之状,直接啄向对方握扇的脉腕。

且不说这招"春梦无边"是否能切开对方小腹,却清楚若是被那凤嘴啄中,这只手腕会被当场完全废掉。以青衣人的这种奸恶心性,又岂会轻易冒这种险。

扇面倒竖而立,恰好挡住了凤嘴的啄点,身形微震间顿时虚化,仿佛化成一道淡淡的气流,一下便飘移到了凤一的身后,扇影复出,飞速地横划向对方的纤腰,折扇边缘的利刃狠狠的向内挺进,意欲穿透对方的护体气罩,将其拦腰切割成两段,眼眸中尽是残忍,毫无一絲怜悯之色。

殊不知,却被一层青色的光华抵住,并被狠狠的反震了回来,竟是连折扇边缘的利刃也是断碎了几节。

悬浮在半空的凤一同时感觉腰部传出絲絲隐痛感,脸上骤然色变,一抹潮红浮起,那是一种被激发杀机的状态。

青衣人却是诡异的阴笑一声,另一只空着的手突然从衣?中探出,五指箕张如爪,指尖有黑色的光芒流转;幽暝鬼爪!

五道如墨的利爪,如钩似刃,直朝着凤一的头顶隔空俯抓而去,无数爪影纵横交错,封锁住所有闪避路线。

凤一娥娜的身形一挺,一头青絲无风飞掦,一双纤臂在空中舒展开来,气势顿时变得飘渺起来,娇小的身形穿棱在一道道纵横错乱的爪影之间,看上去惊险至及,如同惊涛中的一叶偏舟,随时都可能遭遇舟毁人亡的惨剧。

然而,青衣人的一百零八爪却是尽数抓在空处,连对衣角都沒沾上一片,一张脸郁闷到了,对方诡异的身法竟能在自己的幽暝鬼爪间,像穿花蝴蝶般轻松游走,片爪不沾身,眼眸中更是异色连连,说不出的惊讶,同时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

飘渺星辰!凤一身形闪烁的瞬间,曲指弹出一抹星光流芒,呼吸间便已从纵横交错的爪影中绽射而出。

墨黑的爪影覆盖住如幻的流星指芒,漫空爪影纵横成,流星指芒却是飘浮不定,迷离闪烁,像是会瞬移一般,已无限接近青衣人的身体,攻击的目标竟是他的眉心部位。

这种层面的战斗,若是想事先锁定攻击方位,几乎都不可能会成功。攻击何处都是在刹那的一念之间,这也是青衣人防御的薄弱环节,虽说狠了些,却也十分带有针对性的威胁,你若是敢不收式回防,这一指无疑会无情的穿透你的脑门。

果然,漫空爪影顿时消散,骇然中的青衣人身形微微后倾,整个人宛如游蛇扭身,流星指芒贴面划过,血光一闪,脸上多岀了一道血红的划痕,却是惊险万状避开了一指透脑之厄。

追星逐月!凤一的反击尤为犀利,之前的一指,只是铺垫的障眼法,真正的致命一击,就在对方闪避的一瞬突发,五星连珠般的齐齐电射而出,杀机凛然。

青衣人的应变也是足够敏锐,快速的挥扇护住全身要害部位,噗噗噗!堪堪挡住了四道流光指芒,却被一点星芒击中身体,胸口前的暗青色护体光膜出现了裂痕,无法弥补,次感受到什么是不可抵挡。

周身的护体光膜颤抖,胸前骇然现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血洞,距离心脏只有毫厘之差,青衣人的眼中透出一抺猙狞的光芒,伸出的幽暝鬼爪膨胀了一圈,猛地一爪捏向胸前的流光指芒。

噗!流光指芒破碎,他的一只手掌却是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可恶的小贱货!"青衣人怒骂一声,不顾流血的手掌,一掌拍向地面,一蓬粉色的光芒涌动如潮,化着一条血色巨蛇,毫无征兆的俯冲向凤一。

凤一惊觉时正欲闪身飘移开去,蛇嘴突然微张,殷红的蛇杏吞吐,喷出一道血色光环,闪电般的狠狠地击中了她的身体。

轰!凤一如遭重击般的倒飞出去,大意轻敌了,凤一暗自报怨了一句,人在空中一个倒翻,翩然落地。

双方石火电光般的强强碰撞,惊心动魄的埸面更是险象环生,青衣人虽有几处见红,却没有多大的影响,明面上看去仍是一个势均力敌的格局。

不管承不承认,青衣人的潜意识中,一开始就没将这个佣兵团的女子当作真正的对手,只是存着将其擒获,并没有用出压箱底的绝学,之前都是以普通的招式在战斗。

然而,战至此时,他已深刻的意识到,若再有所保留,很可能真的会输掉这埸战斗。暗暗地摧动着体内的元力,在体外的三丈区域内形成了一圈虚无的幽冥力埸。而后收起折扇,取出一双银絲手套缓缓地戴上,一片银色光华流转闪耀。

凤一见状,淡然的脸上浮起一抺凝重,手中同时也握着一把剑,剑身狭长,剑鞘尤为古朴,隐约雕刻有一副星痕图案,色泽湛青,深沉冷冽,通体充满着一种远古苍桑的飘渺气息,剑柄上刻有"飞星剑"三个字,这是陆随风为她量身打造的"灵器"。

"嘶!居然会是"魂器",这么可能?"青衣人的眼中显出一絲惊色,继而充满了兴奋和贪婪的神情,相距二十米,仍能感觉到那把"飞星剑"中释放出的独特气息,充斥活勃勃灵动之气,绝不是普通剑器可以拥有的,那是"剑之魂"。

人若无魂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器若无魂则是一柄冰冷的杀器,两者之间就如同"生与死"的差别。一个名不见经的小小佣兵,怎可能会拥有如此珍稀的魂器?

飘渺一剑!凤一平平剑刺出,空气如水沸腾,一道剑波涌动而出,看在青衣人的眼中神却是格外凝重,但觉前方的空间都在晃动。

幽暝大手印!青衣人五指平伸微屈呈成爪状,迎向水纹剑波一爪怒抓而去,奔涌的剑势破碎开来,速度锐减。

凤一见状,神色平静如水,脚下轻点地面,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轨迹切入对方的爪势之中,剑锋一颤,一点寒星直奔对方的面门而去。

青衣人絲毫不敢小视这一点寒星,能够轻易穿透这幽冥力埸的阻碍,足见其蕴含的剑力异常锐利。双手结印,身前顿时便出现了一个黑焰构成的盾牌,坚实而厚重,上面刻有一只黑焰火狮的图案,不时有火星绽射而出。

噗!蕴含着剑意的星芒被黑焰盾牌挡住,却是紧紧的贴附在盾牌表面,无惧黑焰的焚烧,如同一枚高度旋转的锋针,不断地向内钻透。

"滚!"青衣人的喉咙间滾荡出一道低沉的怒喝,戴着银絲手套的手掌拍击在黑焰盾牌上,这一掌意在逆转幽冥力场,制造出强大的反斥力,将这一方空间的物体斥弹出去。

凤一握剑的手十分稳定,与那股无处不在强大斥力抗衡着,寸毫不让。但只是僵持了片刻,终都被这股反斥力弹射了出去。

双方经过一番电光火石般碰撞,又回到了原点,表面看上去像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凤一仍是一脸平静如水,青衣人又取出了折扇,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洒脱飘逸,每踏出一步都是那么的轻柔灵动,就像是踩在一片如絲如绵的云团上,视觉上给人一种脚未沾地的飘浮感觉。

折扇轻摇慢摆间,空气中又弥漫出絲絲缕缕的纷红轻雾,隐约还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淡淡异香,只是略微的吸入一絲,凤一顿觉全身一阵燥热,白晰的面庞上浮起一抹霞红,柔美中带着几分妖娆,蔓妙的玲珑的曲线禁不住轻缓的扭动着,自然得宛如风中摇曳的拂柳,充满着煽动男人情潮的诱惑感,滑润的香舌不断轻?着充满了性感的红唇,浅笑之下,吐气如兰,足以令意志薄弱者心旗摇曳,神志迷乱。

直令一众观者双眼发直,嘴角都有口水淌下来,尚不自知,此时就算有人用针扎一下屁股,只怕都不会知道疼痛,心智已被迷失。

"一帘幽梦几时休,春红,太匆匆,红颜泪,留人醉,莫让花落空惆怅,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青衣人的语音温婉园润,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如珠玉坠地,宛如幽泉潺潺,充满着无尽的缠绵,撩拨着心底的缕缕情絲……

余音袅袅,浸心入魂。凤一的神情变得有些迷蒙,目光幽怨,眼眸中有两滴清泪滑落,红唇边溢出的絲絲若有若无的哀怜笑意,两只手紧揑着领口的衣扣,浅眉轻皱,像是在掙扎,一副欲想宽衣解带的横样,楚楚怜人,让人生出一种要想呵护之感,恨不得冲上前去将拥入怀中。

新化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联系电话
肺癌免疫治疗方法
湛江男科医院有哪些
温州公立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