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市场全部放开不再遥远

2019-09-14 08:12:16 来源: 沈阳信息港

石油市场全部放开不再遥远

破冰之旅任重道远 “非公36条”颁布以后,反映强烈也激烈的莫过于从事油气的广大民企。两个多月的采访,行程万里之遥,一双双企盼彻底打破垄断的目光深深留在的脑海,难以挥去。 “进入油气市场大门要是全敞开那真实太好了!”各地民营企业家们从心底不断发出呼唤。 上月末,在北京举行的长城联合石油控股有限公司次筹备会上,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研究员语惊四座:“非公36条”的问世,实在来之不易。在文件起草中,一些身份很高的老同志指责这是在复辟资本主义。 这位研究员是“非公36条”起草的参与者。在私底下,还了解到,按照常规,搞一个完整的反垄断文献,没有两年时间是出不来的。而我们的总理高瞻远瞩,指示先抛出一个纲领性的文件,在垄断行业以便加快市场化进程。 北京安外大街东后巷28号院,一直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在四楼西边挂着一块方牌: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石油业商会。它是去年12月11日刚刚挂上,在同楼办公的人们眼里,这块方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石油业商会的成立,它将可能打破这种已不适应市场发展的垄断体制。”石油业商会会长龚家龙对说,“而架构一个为中国民营油企谋取更大的生存空间和更多话语权的平台,是它惟一意义所在。” 尚未忘记,在商会成立的第二天,35家民企老总集体乘车来到三里河大街上的国宏大厦,出席一个名为贯彻落实“十六大”精神的油气产业民营企业家座谈会。而此会的主角正是国家发改委能源局。 在会上,能源局局长徐锭明起身意味深长地给在座的老总鞠了一躬。他说,把石油商会和大家请来,目的就是认真听取困扰民企发展的诸多问题,对下一步石油流通体制改革作准备。 座谈会讨论特别热烈,不得不延长到下午。除个别出差在外,能源局在家的其它局长、处长都到了会。而国家能源局与石油商会定期和不定期举行对话机制这个信息,石油商会秘书长王勇是在会下对透露的。 此后,获悉,发改委能源局正式发函给石油商会,并将能源局工作职能、机构设置及联系方式予以告之。而依据发改委的指示精神,由石油商会牵头起草一个关于现行石油产业政策以及地方政策中阻碍和限制民营油气企业生存、发展的若干问题的报告。 石油市场的放开,孕育了石油商会的诞生。据石油商会统计,成立5个月以来,一直不断收到各地民企来电来函,反映他们现实生存的各类问题。经归纳集中,有四个方面的突出问题———油源的困扰、油价的倒挂、加油站无法正常经营、参与石油储备无门。 针对“非公36条”颁布,石油商会曾专门作了一个抽样调查。调查显示,不少地方政府对此并没有给予高度重视,至今仍在按兵不动。对当地民营油企热切盼望的相关配套实施细则,他们尚无拟定一个具体推出的时间表。 打破垄断的破冰之旅,任重道远。 今年3月1日,从黑龙江地方石油协会获悉,为落实“非公36条”,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正在加快推进石油领域改革步伐,黑龙江有望成为全国石油业流通体制改革个试点地区。 近期,走访发改委能源局,探询此事进展情况,但被婉言谢绝了。今年两会召开以后,国家能源办从筹备到挂牌,非常忙碌。出任能源办副主任的徐锭明,几乎没有的休息时间。而发改委能源局其他人员也在工作调整,致使一些原计划的工作进程被推延。 尚未忘记,原定4月2日在北京举行的石油体制改革研讨会也被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取消了。对此会流产,曾一度被国内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而隐藏背后原因,略知一二。今年3月中旬,石油商会接到能源局发来参会的函件。而函件上,商务部、三大石油公司都在其中。当时,石油商会发言人王德岗出于扩大影响的考虑将此捅给媒体被爆光。 “我们不是光为你们一家服务的。”一位能源局领导对前来上门致歉的石油商会会长龚家龙这样说。后来,石油商会又专门发了致歉函,并把王德岗停职调离,终也未能挽救此会。 门将全开位要定准 “石油市场彻底放开不再遥远。”石油业商会副会长、黑龙江地方石油协会会长赵友山深情地对说。 商务部主管着国家内外市场。在它的站上,有关入世后中国市场开放进程安排一览无余:在2004年准许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成品油零售市场;在2006年准许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成品油批发市场。 对外全部开放意味着对内全部放开,放开石油终端意味着石油上游开放,加强油气领域规范预示着鼓励油气企业竞争,谋取更大生存空间预示着寻求更广联合之路。这是广大民营企业在180天后要面对的一个新格局。 了解,在石油商会揭牌的第18天,刚当选为石油商会副会长的崔新生便秘密奔赴上海,为石油产业基金寻找投资人,并对当地媒体称,目前已被摈弃在商会之外。 蹒跚上路的石油商会尚未满月,便经历了“基金风波”的冲击。而此后打造长城联合石油控股有限公司至今前景未卜。 在长城公司次筹备会上,筹备组组长武杰告诉,今年1月中旬在石油业商会直接推进下,成立了由各方面专家及专业机构形成的筹备组,并提出了一个可行性的操作报告,采用控股公司+产业公司模式,先期吸纳100家民企加入,形成总资产50亿元的规模。 此会设在京城大厦28层。注意到,到会的100家企业中,会员单位只占到40%。作为长城公司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天发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受到不少与会代表的关注,对它是否在集大家的钱去补20多亿元债务提出质疑。此举让既是石油商会会长也是天发集团董事长的龚家龙非常尴尬。而此前,几位副会长直接向龚家龙表示应该慎重从事,不要背离办商会的初衷。 “当下,中国广大民营油企势力确实非常之弱,并主要集中在石油产业链的下端,加上现行的石油流通体制,日常运营受到上、中游的制约是不言而喻。而若想拓展壮大,打拼的关键,不是全靠资本,而是找准与三大石油合作的位置,拾遗补缺。”河北联合石化董事长齐放坦言。 “不要越位,也不要错位。”这是发改委能源局副局长吴贵辉曾给中国民营油气企业的忠告。而选择在石油商会成立大会上讲这番话,当时还引起一些在场民企老板的反感,对吴贵辉的良苦用心一直在体味。 认为,无论是在现阶段还是在未来很长时期内,作为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民营油气企业在中国能源业中扮演的是一个重要补充的角色,这无疑就注定了它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三大巨头乃至中化、中航两大集团的关系是合作。 在当下,打造一个市场主体多元化、油气来源多样化、油气价格市场化的运营模式是国企与民企共同的目标。而三大巨头、两大集团中,谁能与广大民企链接,谁就能赢得未来更大的市场。以为,这不单是一个战略观点。(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微店服务商
公众号小程序开通
手机微信微店怎么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