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保护古树壹個急迫却无奈嘚话题

2018-10-26 13:44:31

保护古树:一个急迫却无奈的话题

在贺兰山拜寺口双塔景区,宋妻手抚着一棵老核桃树,深含感情地说,核桃树在特殊岁月曾是宋家的救星,但如今却已风烛残年。

新消息报关于踏寻古树的报道,从4月16日至今,持续近一个月时间,随着众多关注生态热爱绿色家园的读者为我们指路,越来越多被忽视的古树进入我们的视野。然而,找到这些古木时,我们的忧虑却更甚于惊喜

8棵古树的风烛残年

5月6日中午,在贺兰县林业局工作人员的提醒下,来到贺兰山拜寺口双塔景区原贺兰县拜寺村寻找古树。

45岁的村民宋占宁介绍,该村在8年前整体搬迁,现在只剩他一家人常住。他家四代人都住在这里,在他小的时候,这里有好多大树,现在仅存8棵,其中2棵核桃树、2棵杏树、4棵榆树,都是爷爷辈时期就有的,均有百年以上的树龄。因为这里干旱少雨、沙石遍地,又是风口,树种活不易,长粗、长大更不易。

宋占宁的妻子指着远处山窝窝那片绿色说,因为那里有泉眼,所以树都活着;而远离水源的许多大树已慢慢死去,一些碗口粗的树死了被大风刮倒来到两棵三四十米高,两三人才能环抱的大核桃树下,一颗树的枝干已经被大风吹断、枯死,另一棵中间枝干也已出现腐朽状。不远处的两棵老杏树,树干长得比脸盆还粗,树皮斑驳,但长势也不是很好。

在拜寺口双塔东侧的一块地里,宋家种了一些玉米,宋妻说这地6年都没种了,山上不好引水,但为了让地四周的树能活着,他们专门修了水道。玉米地周边的树林里,许多大树不是倒了就是死了,她指着一棵干枯的老树说:就连这颗百年老杏树也死了,太可惜了。

在一片砂石林立的凹地,4棵老榆树一字排开,但顶部的主干都已干枯。宋妻说,今年风大,山里都是石头地,存不住水,这些树没了水的滋养,也快死了。据了解,该村原来有30多户人,家家都有近百棵树,共2000多棵,整体搬迁后,树就没人管了,现在只剩下千余棵。

部分企业的杯水车薪

说起百年古树,许多银川市民都会想起建发东方红广场前的两棵老银杏。了解到,引进时全冠的银杏树,因长势问题被截冠、截枝,进行养护,现在长得郁郁葱葱。这两棵树是2006年银川建发集团花费20多万元从山东省郯城全根全冠移民至此,有130多年树龄。因银杏树生长特别缓慢,长有3000多年的寿命,在全国各地都有种植。但宁夏生长的银杏多是五六年的小树,在银川人民广场曾移种过几棵五六十年的银杏。

无独有偶,地处西夏区的宁夏志辉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原采砂场上大兴种植,投入大量资金修复生态。同时为了生物多样性,引种驯化了上百种亚热带、热带植物。现有树木57科、100多属、300多种,仅针叶属的树就有30多种。同时还花巨资引进了30多棵百年古树,有榆树、柳树、银杏、枣树、水曲柳等。但有的树长势不良,个别已死亡。植物专家梅老师介绍,百年古树死亡的原因,一是长途运输,二是年限到了。

灵武市林业局绿化办主任、宁夏森林资源司法鉴定中心专家组成员周更生认为,古树具有历史价值、文物价值、生物学价值、生态价值和观赏价值,一些企业为古树保护做出了贡献,但和几近消亡的大趋势相比,这样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

保护条例颁布数年,无一例被罚

银川市园林局总工程师钟建元介绍,银川市范围内建档管理保护的古树名木有13915株,其中银川市三区古树4株、名木7株,灵武市古树13886株、名木6株,贺兰县古树3株,永宁县古树9株。虽然从现场勘查、挂牌认定、登记造册都是由银川市园林局及银川市绿委办负责,但古树的日常管理和保护则实行属地管理,由古树所在地的单位、企业或个人进行日常养护及管理。古树相对分散、管护单位也较多,因此古树的日常养护就成为古树保护中的难点。

钟建元说:有不少古树所在地的管理单位不具备专业知识和技术,资金和人力上也相对缺乏。同时,古树属地管理单位及普通市民对古树保护认识不清,意识淡薄。周更生针对灵武市古树的保护难点进行分析总结,一是没有专项经费,二是绝大多数古树的权属都是个人,而树的效益远远低于农民拔了树、建房子的赔付金额。

擅自处理未经死亡确认的古树名木,由银川市古树名木管理部门按每株2万元处以罚款。了解到,灵武市、银川市先后于2005年、2007年制定实施了《古树名木保护管理条例》,成为保护古树名木重要的法律依据。但从立法至今,相关单位对毁损破坏古树的处罚还没有一例。钟建元表示,对古树毁损破坏的处罚,经常出现找不到肇事者、现场未保留等问题,处罚也就比较困难。同时,市民、施工单位对《银川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条例》也了解不够,说到底,古树的保护不能仅依靠园林一个部门,而是需要全社会齐抓共管,并对村民、市民进行正确的引导,增强对古树的保护意识,才能共同做好古树的保护,为子孙后辈留下这一笔林木财富。

是否可借鉴外地一些做法,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古树保护呢?比如由单位、企业、个人认养古树,园林部门进行技术指导或者组织志愿者管护、巡查等。相关人员表示,古树名木养护不是认养就可以解决的,这样的方案看上去不错,但实施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李瑞红 韩胜利 袁洋 文/图)

乌兰察布恒大名都
中电迪富大厦
恒指期货开户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