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吧哥哥 卷4章48 “嘴遁白龙”和“我们会赢”

2019-09-26 03:41:26 来源: 沈阳信息港

进击吧哥哥 卷4章48 “嘴遁白龙”和“我们会赢”

李小森还没说话,时与砂冷冷回道:“那生杀佛子打伤我们书院龙琪儿的事情,怎么说?想就这么算了吗?”

提到这件事,白龙也感到头疼,毕竟龙琪儿是龙五和前任武宗之主的女儿啊,生杀佛子这家伙,怎么就那么愣呢?谁不打偏要打伤龙琪儿!

当然,表面上白龙可不能表现出任何退让,当下避重就轻道:“书院的诸位,大概在李幸倪和李小茜争取到大比资格,这位阿木副社长又连败我山门年轻一代的高手之后,都觉得书院要重新站起来了吧?”

古昂冷冷道:“怎么,你想说什么?”

白龙提高了嗓音,朗声说道:“现在的书院,终究不是曾经的书院了,士兵群体,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群独特、但也弱点极多的奇葩职业群体罢了。不错,你们书院之中,士兵群体里,的确有这么几个出众人物,但以为这样就能和我们底蕴深厚的山门叫板?那也太可笑了!”

说到这,白龙收敛了笑容,淡淡道:“即便是你们中的出众人物,比如你,阿木副社长……”说着目光再次落在李小森的脸上,道,“恕我直言,真和我、白羽、生杀、小柳长生中的任何一位死战到底的话,你终究还是难逃败亡的下场。”

“至于士兵群体的职业上限问题……”

“士兵过分受到兵阵的牵绊的问题……”

“俑阵的数量终究有限的问题……”

“等以上这些问题,你们书院都一一解决了之后,我或许会认真看待你们要求重建、并位列山门的诉求吧。”

白龙的话语不急不缓,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带刺!

不得不说这家伙口才不错,一番话说下来,也没动手,直接就让不少心情沮丧有些自我怀疑的山门之人,重新高兴起来,而书院众人则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却又无法反驳。

毕竟白龙所说的每个点,还都是事实!士兵群体的确还存在许多的问题。

士兵,毕竟不是曾经的书院的完整传承的产物,而是一种混合产物,并不单纯。

“你刚才说,叫板?我们书院来这儿是为了叫板?”时与砂眼里闪动着怒火,喝道,“我们书院的诉求,从来都很清楚,就一条:希望能联合大家,共同对抗夜行者,因为那些家伙并不是各自为战能够对付的敌人!我们要重建书院

进击吧哥哥  卷4章48 “嘴遁白龙”和“我们会赢”

,当然有为了我们自己的发展,但同时也是为了让你们能更加重视我们的意见和想法!我们书院,从来都没有和山门叫板的意思!事实上,古代书院被覆灭,被围攻,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恶事吗?没有!我们没有!是你们觉得书院的根本传承侵犯了你们!看到同为华夏山门的我们给围攻覆灭而袖手旁观无动于衷的人,是你们,不是我们!”

时与砂平时很少说这么多话,她的一切言行举止都如沙漏,此刻这样的激动表现,真的是对她而言非常罕见的。

谁都不喜欢被猜忌、被孤立,时与砂作为书院年轻一辈中的人物,比其他同龄人更了解书院的历史和当下的诉求以及面临的考验,因此她在看到山门的态度后,真的很难过!

“哦,这样啊……”白龙还是不着急,淡淡道,“你说你们不是来叫板的,是来求合作的?你说你们一片赤诚而我们山门小家子气?那好,我提一个简单的问题:圣骸战争中,有一个人和一件东西同时失踪了,一个是那个叫李小森的,一个是至关重要的始祖骸骨,你摸着良心说,这两件事真的只是巧合?没有可能是那李小森拿走了始祖骸骨?这件事,书院方面有给过让我们满意的交代吗?”

时与砂说:“持有始祖骸骨的人,没记错的话,是道门的羽化云吧?”

“说得不错!”白龙笑道,“所以你看,不止是我们在猜忌你们,你们不也在猜忌我们吗?所以不要再说什么自己一片赤诚的天真话语了,很可笑的。”

不论实力,只论口才和人格魅力的话,白龙很厉害,反正比一味模仿柳长生的小柳长生,还有满脑子只有战斗的生杀佛子,要厉害多了。

他这一番话说下来,稳住了山门众人的气势,又不着痕迹地狠狠踩了书院诸人一脚,没有半点脏话,但句句直指内心!

白羽不由流露出骄傲又爱恋的表情来,这就是她的道侣,道门白龙!

在白羽心中,白龙是比天榜高手更了不起的男人。

“好了,言尽于此,各位这就散了吧,希望明天开始的山门大比中,我们大伙儿能心平气和地好好较量。”白龙拍拍手,微笑道,“只是希望书院的诸位,不要把大比的结果太当真,书院整体实力到底比起我们山门如何,你们自己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我的天,这个叫白龙的家伙,好能说,好会说!”南南暗自咂舌。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嘴遁术?兵不血刃,输出全靠一张嘴!

山门之人高高兴兴地,完全走出了生杀佛子被一个书院士兵打飞了武器的阴影,准备散去。生杀佛子如此刚猛的人物,遇上嘴遁白龙,也是有点力气使不出的别扭感觉。当然关键还是他自知打不过双剑合璧的白龙和白羽。

“小子……”临走前,生杀佛子看了李小森一眼,“你会参加单人赛吧?你期待别在前几轮碰到我。”

李小森直接翻了个白眼,和尚你自己现在不肯打了,不敢打了,还装什么逼啊??

你要是真这么厉害,倒是现在就砍我啊!别那白龙白羽一出现就收刀啊喂!

不过这些想法,李小森并没有说出来。

对于生杀佛子这样的家伙,言语没什么意义,还是等有机会的时候,直接用拳头打服了比较管用。

倒是对于那白龙的一番话语,李小森听了之后,有些想法,不吐不快。

“……会赢的啊,书院。”现场响起李小森平淡而肯定的声音。

“嗯?”白龙本来已经拉着白羽,准备离开了,不由回过头来,“怎么,我刚才那些话都白说了?还是这位阿木副社长的语言理解方面,有什么问题?”

古昂拉了李小森一把:“行了,别说了,那家伙嘴巴太厉害,以及他说得……也的确是我们士兵群体的缺陷和问题。”

李小森不理古昂,认真看着白龙,道:“我这个人比较俗,什么大家联合一起对抗夜行者什么的,虽然听着很美好,但我庸俗地认为实际执行起来,大概不是那么容易。”

“你想说什么?”白龙回过身来。

白羽也回过头来,微微蹙眉,看着李小森。

本来准备散去的众人,也都停下脚步。

只听李小森说道:“时与砂小姐刚才说我们不是来叫板的,我这个人比较俗,我的想法也不能代表书院意志,但我想说,我揍了你们山门这么多人,如果这还不叫叫板,那我大概是太虚伪了……老实说,我揍那些家伙的时候,很爽!”

丹青子等李小森的手下败将登时就是脸色一黑。

“以及白龙你刚才说错了一点。”李小森一本正经。

白龙收敛了笑容,淡淡问道:“哪一点?”

李小森说:“你说我在正式大比的时候,会输,这是错的。团体赛我不好说,但至少有我参加的单人赛和双人赛——”说到这,李小森一字一顿,变得无比严肃,嗓音让现场、让世间校园、让远处的世外山,都听得清清楚楚,“——书院,会赢。”

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