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CEO约翰钱伯斯左EMCCEO乔图斯2019iyiou

2019-05-14 19:46:25 来源: 沈阳信息港

思科CEO约翰钱伯斯(左)EMC CEO乔图斯(右)

企业储存厂商EMC上周宣布,回购思科所持合资公司VCE的大部分股权,这被视为这两个亲密合作伙伴渐行渐远的与严重举动。VCE由EMC、思科与VMware等联合成立,生产一体化计算机产品。而EMC同时拥有VMware80%的所有权。

VCE系统非常受欢迎,该公司年收入已从2012年的10亿美元增至20亿美元。思科将依然保留VCE的股权,但不再作为合作伙伴经营公司。BI爆料称,思科与EMC渐行渐远的罪魁祸首是一家名为Nicira的初创小公司。2012年,VMware以12.6亿美元价格将其收购。

从亲密伙伴变成势不两立对手

数年前,Nicira创始人马丁卡萨多(Martin Casado)发明名为软件定义络(software-definednetworking)的技术,改变了络建立与管理规则。软件定义络拥有络硬件的诸多功能,同时将它们融入软件中。这意味着,络的建立将更容易,运营成本也将更低。尽管公司还需要购买络硬件,但需要的种类更少,而且价格也更便宜。

现在,思科在这个每年价值500亿美元的络市场中占主导地位,并拥有其半数市场份额。对于业界来说,软件定义络是一项颠覆性技术。思科已经发出自己版本的软件定义络,可与VMware竞争。可是思科也在预防这种颠覆,其与前对手在收购Nicira本身产生直接竞争。

思科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本来有令Nicira无法拒绝的价格收购后者的机会。但是消息人士称,钱伯斯在赌对Nicira的价格战实际上是在虚张声势,为此他错过了收购Nicira的机会。

10亿美元价格战爆发

BI通过多位消息人士证实,钱伯斯曾与思科一名大客户会面,后者告诉钱伯斯应收购Nicira。在络行业中,包括思科,对Nicira并不陌生。Nicira创始人兼CTO卡萨多在攻读研究生时,就曾免费推出自己开发的软件定义络软件,并发起OpenFlow计划。

2011年时,Nicira依然处于隐形模式时,一个围绕OpenFlow的行业组织Open Networking Foundation就已经成立。其创始成员包括的云和电信供应商,比如德国电信、Facebook、谷歌(微博)、微软、雅虎以及Verizon等。此后,几乎所有络巨头,包括思科,都加入这个基金会,以便参与或控制其活动。

卡多萨富有影响力的高科技巨头圈中名声鹊起。2012年,Nicira正式走上前台。全世界的络,特别是思科,都开始了解它。在Nicira正式成立时,我们甚至曾称它为公开的初创企业。

大客户呼吁思科买下Nicira后,钱伯斯要求其首席战略官奈德胡珀(Ned Hooper)开始与其进行收购谈判。为此,胡珀的团队成员开始悄悄接触Nicira。Nicira董事会与投资者对思科的出价并不感到惊讶。Nicira此前已经收到多家风投公司5000万美元融资,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以及NEA等。VMware创始人黛安妮格林尼(Diane Greene)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

思科出价不低 结果失败

当思科接近时,Nicira将收购谈判事宜交给硅谷传奇交易人弗兰科夸特隆(Frank Quattrone)。有许多科技巨头对Nicira感兴趣,包括甲骨文、Citrix、F5、微软、IBM以及EMC控股企业VMware等。这些科技巨头的出价从2亿美元到6亿美元不等。

而思科出价7.5亿美元,主要以股票交易方式进行,看起来其潜在价值达到10亿美元。鉴于Nicira刚刚走上正轨,思科的出价已经不低。但很快,VMware就给出更高报价。终,钱伯斯被告知他并非出价者,EMC的参与帮助VMware购下Nicira。

此时,胡珀离开了公司。钱伯斯告诉思科新任首席战略官帕德马斯里瓦里奥(Padmasree Warrior),继续跟进Nicira收购交易。接受新的工作后,瓦里奥明智地给思科明星工程师马里奥马佐拉(Mario Mazzola)打,征询他对Nicira价值的建议,并获得后者的支持。

马佐拉建议瓦里奥的出价不要超过8亿美元,有些人称他感觉这可能是又一起spin-in交易,即母公司继续享有被分拆业务的股份,暗示他可以8亿美元价格为思科建立软件定义络产品。钱伯斯不得不决定是否出价,买下这个对思科拥有巨大威胁的初创企业。

钱伯斯不得不考虑夸特隆的前车之鉴,夸特隆曾以110亿美元价格帮助惠普买下Autonomy,当时被认为此次交易价格相当高。而Autonomy并购成为惠普的难题,惠普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承认,惠普支付的价钱太高,后来还引发诉讼和其他许多问题。

为此,钱伯斯想知道,夸特隆是否也在戏耍他,试图让他为一家初创企业支付高昂价格。钱伯斯也在思考哪些公司可能愿意以10亿美元价格收购Nicira。他知道VMware有此意向,在某些领域双方已经产生竞争。但VMware当时一个季度的收入约为10亿美元,以前也从未有过这种规模的收购,其也很难获得大股东EMC的支持。

此外,钱伯斯不认为EMC会允许VMware对思科宣战,因为它们是非常重要的伙伴。为此,钱伯斯认为10亿美元出价只是有人在虚张声势,他告知夸特隆,思科不会出如此高价。终,Nicira被出价者VMware收购。交易几乎立刻达成,VMware终支付10.5亿美元现金,另外还有价值2.1亿美元的股票。

2012年7月23日,钱伯斯发现他输给了VMware,对此十分愤怒。他无法相信亲密盟友EMC会允许VMware成为思科的竞争对手。

Nicira收购案引发淘金热

Nicira超过10亿美元收购案引发淘金热,其他软件定义络初创企业相继成立,也都被以数百万美元价格收购。思科将目光对准马佐拉及其梦幻团队,要求他们打造可媲美软件定义络的产品。为此思科投资1.35亿美元,并为spin-in交易支付8.63亿美元。这款产品被思科寄予厚望。

但是华尔街分析家担心,日益激烈的竞争可能伤害思科60%的利润率。思科已经与EMC和VMware渐行渐远,并开始于EMC的竞争对手NetApp展开合作。这两家公司现在提供VCE类似的产品。思科还并购了Parallels公司,其技术与VMware针锋相对。

与此同时,EMC自己也陷入艰难时期。在惠普与EMC超级合并案流产后,钱伯斯立即公开表示,他不会收购EMC。VMware刚刚公布其季度财报报告,Nicira产品NSX业务价值达到1亿美元。今天,它已经有250个付费客户,还有许多新合作伙伴。

VMware日前发表声明称:数字虚拟化是我们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战略的核心租户,我们很高兴看到NSX的早期粘性。我们的客户正接受NSX解决方案,它不仅从根本上改变络运营和经济,而且也在提升数据中心安全。

水滴互助社群
2007年金华战略投资企业
2013年海口人工智能B+轮企业
本文标签: